獸血沸騰改編H版最新1~6

不是原創.......
1 祭祀考試
  離開了博克村后,老劉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威瑟斯龐,這座矗立在大陸幾千年
的狐族之城,在巍峨的泰穆爾拉雅雪山的俯視之下,向老劉展現了它的容顔。

  雪山下有很多由雪水融化而成的河流,威瑟斯龐依何而建,河流就是它天然
的護城河,高大的城墻上爬滿了綠茵茵的植物,斑駁的城墻顯得更加的滄桑,遠
處就是廣袤的多瑙大荒原,到處是茂密的灌木,野花,爲威瑟斯龐莊嚴地背景添
加一股亮色。

  比蒙的城市并不像人類的城市一樣到處都透出一股子繁華,它的氣質是內斂
的,含蓄的,分明的棱角好像比蒙堅毅的性格,粗獷中隱藏細膩。

  由于是北方重鎮,狐族都城,所以它的警戒也是特別的嚴,城墻上一排排標
槍一樣的士兵,鷹隼一樣注視著來往的人群,街上滿是比蒙人衆,高大的額勒芬
象人,美麗優雅的天鵝人,嬌小的貓人,還有不少人類的商人,老劉像一個暴發
戶一樣搖擺的在街道上,眼睛跟著比蒙美女的大腿屁股滴溜溜的亂轉, 不一樣
啊,不一樣,果然是各有特色啊。

  老流氓還會趁人多的時候,把手放在美女的屁股上,惹得小美人魚一路上都
撅著小嘴,凝玉老板娘教訓劉震撼, 注意點,你就要是一個比蒙的祭祀。

   正是,所以我才要研究一下不同的比蒙的構造,可惜只是外在的,如果能
深入研究一下就完美了。 老劉無恥的樣子,讓凝玉恨不得咬他一口。

  海倫由于回到了家鄉,一路上不停地爲他們介紹; 威瑟斯龐是我們狐族的
主城,這是比蒙北方最大的城市,比蒙全國的貿易大部分都在這,誰叫我們狐族
聰明呢。

   切。 小美人魚不屑的撇撇嘴,海倫沒有理他,繼續的介紹,小嘴巴巴的
說個不停,也不管老劉在不在聽。

  老劉看著海倫紅潤的小嘴, 如果晚上…… 老劉一陣淫笑,他已經好幾天
沒有性生活了,過剩的精力讓他像發情的公牛一樣,四處撩撥。

  一行人先找到了一個住的地方,是一個福克斯人開的旅館,在老劉強烈要求
下,衆人住進了最好的房間,這貨就是一個暴發戶,過剩的精力讓他四處惹事。

   明天老子就是最牛逼的祭祀了。 老劉在晚飯的時候囂張的說。

   親愛的李察,請注意你的言行,你就要是一個祭祀了。 海倫認真的對他
說。

  一夜無事,三個女人在凝玉的提議下,都把老劉拒之門外,理由是爲明天的
祭祀考核保存精力。老劉在欲火中度過了一夜。

  第二天,海倫和老劉早早的來到了,遠遠地看見戰神的巨大的雕像,高聳入
云,一身威武的鎧甲,雖然只是個石像,卻讓人感到一種威壓,看的老劉一陣發
呆, 坎帕斯在上,這得多少石頭啊。

  神殿由12根大石柱支撐著,每個石柱都有精美的花紋,記錄著坎帕斯戰神
的輝煌戰績,倆人來到神殿門前,神殿的們緊關著,小狐貍唱起了戰歌,神殿的
門,慢慢的打開了,由里面走出一隊騎士,爲首的是一個帥氣的比蒙,一頭金黃
色的頭發整齊的傾斜下來,舉止優雅,額頭上的王字又顯得威嚴,寒星一樣的眼
睛閃爍著睿智的光芒,老劉跟他一比就好像一個土包子。

   報上你的名字,尊敬的祭祀。  來自博克村的祭祀海倫和我的祭祀學徒
李察。  請進,美麗的小姐,請允許我做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和這位尊敬的祭
祀一樣,我也叫李察,我是薩爾陛下的兒子,我是獅虎比蒙。  哦,坎帕斯在
上。 海倫倒吸一口冷氣。

   美麗的小姐,請允許我在晚上請你共進晚餐。 王子優雅的說。

   很抱歉,她晚上還要哄孩子睡覺,沒有時間。 老劉插嘴道。

  李察王子一下子呆住了, 李察,不要胡說,對不起,尊敬的王子,我的學
徒喜歡開玩笑,請你不要介意。 海倫解釋道。

  在進神殿的路上,李察王子不停地贊美海倫的美麗,海倫被夸得小臉通紅。

  老劉的祭祀考試很順利,開始時這些老祭祀都不相信匹格族也能出祭祀,都
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來考核。

  老劉果然不負衆望,一問三不知,總體表現象是一個盲流,個別時候是的流
氓,撒潑打渾,鼻孔向上,牛逼沖天,維安大薩滿和妮可導師暗暗搖頭,海倫急
得眼圈通紅,一些老祭祀氣得心髒病差點沒發作,只想下去和老劉真人pk,考
慮到老劉土匪一樣的身材,只好作罷。

  直到果果橫空出世,拳打南山猛虎,腳踢北海蛟龍,打得各位祭祀的魔寵抱
頭鼠串,果果繼承了老劉不要臉的打法,雖然猥瑣,卻很實用。最后果果征服了
各位祭祀。老劉順利成爲了一個祭祀。

  回到旅館,老劉更是得意。小酒一喝,所謂飽暖思淫欲。他一把把小美人魚
和凝玉拉進屋里,海倫由于今天的考試很累,就推脫回屋了,老劉看已經有兩個
了,就放過了海倫。

  老劉把小美人魚和海倫的衣服全部脫下來,飛快地把自己脫光,老劉胯下的
鋼槍高高的勃起。

  小美人魚嬌媚的伏在老劉的胯下,小嘴含住了老劉的下體,賣力的吸著,老
劉也沒有閑著,凝玉的嫩乳在老劉的手里變幻著形狀,凝玉發出一陣陣呻吟,老
劉把艾薇爾抱起來,吻住了了小美人魚的嘴,小美人魚的香舌被老劉的舌頭糾纏
著。

  凝玉這時伏在老劉的背后,用乳房摩擦著老劉的后背,老劉一陣舒爽,小美
人魚被老劉吻的一陣意亂情迷,星眸微閉,面色潮紅,小嘴無意識的發出一陣嬌
喘,凝玉平時一副端莊的樣子,在床上卻是嫵媚異常。

  老劉把兩美放在床上,凝玉主動的去穩住小美人魚的嘴,兩個美女的香舌一
陣來往,互相追逐,看的老劉一陣目瞪口呆,老劉伏下身,吮吸著小美人魚的蜜
穴,用舌頭舔舐著敏感的陰蒂,小美人魚的淫水不斷流出,白皙的肌膚透出一股
誘人的粉紅色。

   啊~~~啊……啊……好棒……好快……我……要……丟了……我……好
……舒服喲~~~喔~~喔~~~喔~~~

  艾薇兒被老劉添的不自主的顫抖,

   啊……啊……啊……相公……不要……快……快……快……我要……快點
給我……

  老劉感覺差不多了,把火熱的鋼槍在小美人魚的蜜穴前擦動, 啊……快點
……給我……我受不了了…… 小美人魚已經帶著哭腔。

   相公,你就不要逗她了,一會她就不行了,嘻嘻。 凝玉在一邊幫腔到老
劉也不答話,把鋼槍一下子沒入了小美人魚的蜜穴,小美人魚一下子翻了一下白
眼,竟然達到了高潮。

   嗯……呀……咿……好爽啊……呀……咿……呀……啊……呀…… 老劉
快速的抽動著下體,像一個打樁機一樣在艾薇兒的小穴里猛烈的動著。

   小美人魚,怎麼樣,我的能力厲害吧,爽不爽?

   我……啊……呀……我想……啊……呀……快……快一點……咿……呀
……插我……大力一點插我……啊……呀……呀……你真厲害,我要……

   哈哈,一個開碼頭,一個推屁股。真好啊! 凝玉白了他一眼,俯下身在
老劉和艾薇兒交合處伸出了舌頭,一會舔舔老劉,一會舔舔,讓老劉爽的直翻白
眼。

  艾薇兒的呻吟一波接著一波, 啊……呀……啊……呀……干我……用力干
我……相公……快……干我……被操……干的我……好爽……操我……呀……啊
……呀……凝玉……你真壞……一會看我怎麼收拾你……啊……到了……我要
……高潮了……呀……啊……呀……啊……相公……快點……

  老劉是個體力無限行的,速度不減的抽查,終于艾薇兒在一聲呻吟中達到了
高潮。老劉抽出鋼槍,艾薇兒的淫液從蜜穴中流出,把床單都浸濕了,艾薇兒無
意識的抽搐著身體。

  老劉的下體依然高高的挺立著,他又把凝玉抱到自己懷里, 來寶貝,自己
動,他是你的了。

  凝玉在一邊看了半天,早已經興奮地必行了,已經自摸了一會,看見終于輪
到自己了,忙坐在老劉的懷里,掰開自己的蜜穴,把老劉的活兒放了進去。

  一下子刺激的坐都坐不穩了,差點沒軟到老劉懷里,背上可愛的貝殼都微微
張開, 來吧,小寶貝,自己動。 老劉在凝玉的耳邊呵氣到,凝玉的耳朵都已
經是粉紅色了;老劉含住了她的耳垂,慢慢的舔弄。

  凝玉開始一蹲一蹲的擡放著自己的臀部,老劉的的鋼槍在洞里一進一出,每
次進出都把凝玉蜜穴的粉紅色嫩肉帶了出來,凝玉爽的已經是大汗淋漓,一頭秀
發此時已經完全黏在了她身上,大的汗珠在身上滾落。

  凝玉的小穴非常緊,夾得老劉嗷嗷直叫,老劉也開始挺腰,原本只沒入大半
的下體一下子都摸了進去,凝玉的呻吟一下子大了起來,大聲浪叫: 呀……太
大了……啦…噢…好…好粗呀…你…你好粗…壯…唔…用力頂…我…要…

  老劉更加的賣力的動了起來,他翻身把凝玉壓在身下,調整一下角度,開始
抽送。

  凝玉雖然已經被老劉破身好長時間,但是凝玉小穴還是像處女一樣緊湊,每
次老劉都像在爲凝玉開苞。

  一下一下的抽插,像抽水機一樣,如潮的快感是凝玉死去活來。

  凝玉的淫水洶涌而出,沿著老劉的肉棒流了出來,在床上繪出一幅淫靡的圖
畫。

  隨著老劉的抽插速度越快,凝玉的呻吟聲愈加高亢。

   啊…噢…我…死…啦…呀…我…頂…不住…啦…快插…插進…喲…爽…死


  老劉用手握住凝玉高聳的乳房,大力搓捏,她的兩個肉球被握捏得變換著形
狀。幻化出一道又一道迷人的乳波。雪白的顔色晃得老劉一陣迷幻。

   噢…我的…乳房…噢…我…死了…好爽…… 老劉瘋狂抽揮了貳佰多下,
凝玉不要命似的迎合,拍拍作響。

  凝玉雙手摟著老劉寬闊的肩膀,乳房貼著老劉的胸膛,粉嫩的乳頭摩擦著老
劉的胸毛。觸電一樣的快感刺激著凝玉的神經。凝玉已經快要高潮,喉嚨發出迷
人的呻吟,老劉感覺下體被一個溫暖的下嘴含住,緊緊地包住,饒是老劉體力驚
人,也是有些支持不住,已成強弩之末。

  又抽送十幾下,老劉感覺一股熱流澆到龜頭前端,凝玉已經達到高潮,老劉
也不再控制,猛烈地噴發出精液。發泄過的老劉把艾薇兒和凝玉都摟到懷里,一
會親親這個,一會摸摸那個的乳房,好不快活。

  海倫在半夜被一陣呻吟聲中醒來……

              (未完待續)
***********************************
  前端時間又看了一遍《獸血沸騰》,突然想寫點東西,于是就有了上面的文
章,寫的不好,希望大家多擔待,下一章準備寫一點海倫和李察王子的故事。
***********************************

【獸血沸騰改編H版】(2-4)
作者:wuxuesong415263
2010/09/13發表于SexInSex
原創首發  
字數4846

               2出發試煉

  海倫在本睡半醒中聽到一陣高亢的呻吟聲,一聽就是很小美人魚的,老劉在
隔壁開始無遮大會了,白天的時候自己進行祭祀晉級,還爲老劉擔心受怕,已經
累的不行了,老劉不但不體貼自己,還把自己丟到一邊,海倫感到有點委屈,自
從有了凝玉和小美人魚,老劉對自己就沒那麼好了,雖然老劉是一個大老粗,可
是你也因該知道我的感受啊。

  海倫想到開始的時候老劉在孤島上的樣子,想到自己生病時老劉擔心的樣子,
心里又涌上一股甜蜜,想到一起走過的日子,老劉的糗事,老劉的英武,老劉下
面的強壯,小臉通紅,要是現在我是艾薇兒就好了,海倫想象著老劉在自己身上
耕耘的樣子。

  「小海倫,你太不知羞了,怎麼能這樣呢,你是一個祭祀啊。」海倫自己說
著自己,不知不覺中小海倫的內褲已經被流出的淫水浸濕了。在朦朧中海倫又進
入了夢鄉。

  第二天,神清氣爽的老劉早早的起床了,得到充分釋放的精力讓他從頭爽到
了骨頭,「哈哈,早晚來一炮,青春不顯老啊。」

  老劉屁顛屁顛的在旅館游蕩了一早上,心情大好,想要引頸高歌,剛開腔,
就被住在二樓的一個貝爾族熊女給罵的狗血噴頭,老劉悻悻的回到屋,看見凝玉
和小美人魚已經起床了,經過一夜的滋潤,兩女是眼角含春,面如春水,端是漂
亮了不少,老劉上去一頓上下其手,摸得兩女嬌喘連連,忙逃到屋里洗漱。

  老劉看海倫還沒有起床,走進屋看見海倫窩在床上,無精打采的,小尾巴蕩
在床腳,一雙亮晶晶的眼睛也有些無神。

  「小寶貝,怎麼了,生病了。」老劉心疼壞了。忙走過去摸了摸海倫的額頭,
并不是特別的熱。

  「李察,沒事,就是有些不舒服,一會就好了。」海倫有氣無力的說。昨天
海倫自己幻想的時候感覺有些熱,就把被子踢到一邊,出了一身的汗,她也沒有
注意,結果著了涼,海倫給自己加了個祝福,所以海倫的病情暫時被壓了下去,
老劉沒有感覺到熱。

  「小乖乖,一會我要去神廟接受祭祀任務,你就乖乖的在家躺著吧。」

  「李察,我也去,我應該學習新的戰歌了,我和你一起去,也去去了神廟我
就會舒服一點,坎帕斯真神會保佑我的。」

  「拉倒吧,他要是能幫你,你就不得病了。」

  「李察,你再說我就生氣了。」

  「好吧,你說的對,我們一起去,我看看戰神怎麼治好我的小姑娘的。」

  海倫和老劉來到神廟,維安大薩滿已經早早的等在那里,大把的胡子,老劉
都懷疑他是怎麼背動他那后殼的,一起的還有海倫的導師崔蓓茜,美女蛇導師一
身緊身的祭祀袍,把美好的身材體現的淋漓盡致,飽滿的胸部,挺翹的臀部,纖
細的腰身,老劉從沒看過緊身的祭祀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雖然美女蛇
沒有腿,但是卻有一條性感的蛇尾。

  「導師是怎麼上床的呢,值得研究。」老劉邪惡的想,嘴角不禁泛起淫笑。

  「李察,你怪笑什麼,真難看。」

  「沒什麼,我看不見維安薩滿和導師,高興的不得了。」

  「誰信你,一定是想什麼不好的東西。我還不知道你。」小海倫撅撅嘴。老
劉悻悻一笑。維安大薩滿慈愛的看著小兩口吵嘴,「李察薩滿,恭喜你成爲一個
祭祀,匹格族已經好多年沒出祭祀了。戰神的光榮會照耀一切信仰他的種族。」

  「坎帕斯在上!」老劉裝模作樣的一陣贊美,「撲哧」一聲輕笑,原來是美
女蛇導師看見老劉的樣子,笑了起來。老劉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李察,經過大
家的討論,鑒于你是歌武雙修,決定你的祭祀任務是南十字星森林,你只要協助
當地軍隊抵抗一陣子暗黑精靈就行了,大約一個月就好了,然后你就是一個祭祀
了。」維安大薩滿說道。

  「小李察」,這時美女蛇導師插嘴到,「你完成試煉任務后拿著當地軍官給
你的證明,到落日大沼澤去,我的老師,你的師祖穆里尼奧要見見你,我也會在
那里等你。」

  「何賽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活動了,他要培養李察,太好了,呵呵。」維安大
薩滿欣慰的說。

  「我什麼時間出發啊,我的準備一下?」老劉扣著鼻孔說道。

  「今天下午就出發。」

  「啊,我還沒有玩夠。」

  海倫打了老劉一下,「李察,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海倫撅起小嘴。

  「奶奶的,好了,下午出發,我們回去收拾東西,去收拾可惡的精靈,聽說
精靈都很漂亮,嘿嘿。」

  「李察」,美女蛇白了老劉一眼,「海倫先不和你去了,她要學習新的戰歌,
她要留在神廟一段時間,我會讓她在去落日大沼澤找你。」

  下午的時候,劉震撼和凝玉,艾薇爾還有老劉坑蒙拐騙來的武士們,大隊人
馬朝著南十字星森林出發了,維安大薩滿看見老劉土匪一樣的陣容,心里默默的
爲南十字星的居民祈禱,愿戰神保佑。遠遠地看見老劉只穿個坎肩的寬闊背影,
一頭亂發迎風飛舞,晃著膀子,遠遠地就聽見老劉不停地叫罵聲。

  「他那里像個祭祀,哎,就像個土匪。」維安大薩滿歎口氣。海倫的臉悄悄
地紅了。

               3李察王子

  老劉走后海倫就病了,戰歌畢竟不能治感冒,海倫病倒了,在床上躺了還幾
天,是李察王子把海倫也接到了神廟,這些天一直是李察王子照顧著海倫,端茶
送水,吃藥喂飯,開始的時候海倫還不好意思,后來也就熟悉了,也就習慣了,
李察王子做的這些海倫看在眼里,心里很感激。

  「查理,這些天謝謝你。」海倫感激的對李察王子說,開始的時候,海倫管
李察王子叫王子殿下,李察王子說那太莊重了,還是叫名字吧,海倫又叫李察,
海倫又覺得別扭,好像是在叫老劉一樣,李察王子也是感覺不舒服。

  「那干脆我叫你查理得了,李察,查理差不多。」小狐貍戲謔的說。

  「好,你就叫我查理得了。」沒想到,李察王子還真的答應了。

  「啊,你還真答應了,我以爲王族的名字都是很重要的。」小狐貍瞇著眼睛,
捂著嘴說道,樣子說不出的可愛,李察王子有些失神。

  海倫看見李察王子盯著自己看,臉上一陣發燒,心里卻不是反感,反而有些
甜絲絲的,要是別人這麼看他,她總是會不高興的,不反感看她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老劉,一個就是李察王子,小狐貍自己也沒有感覺到自己心里的變化。

  「看我干什麼,你倒是說話啊。」小海倫嬌嗔道,自己都沒有注意她的語氣
好像是情人之間的撒嬌。

  「比蒙王族的名字是很重要的,但是爲了美麗的海倫小姐,你可以叫我查理。」

  李察王子深情的看著海倫,李察王子眉宇之間流蕩著文雅的神采,這是老劉
永遠都沒有的氣質,金色的頭發整齊的束在背后,俊朗的面容散發出一種高貴典
雅,不自然間流露出一種王族才有的的雍容矜貴的氣度,陽光照在身上,散出溫
馨的光芒,海倫分不清是陽光還是神采。

  之后的幾天兩人的相處還是一樣,可是仿佛多了點什麼,心里多了一點默契。

  海倫在李察王子的照顧下很快就康複了,海倫很快就學會了應該學會的戰歌,
李察王子就帶著海倫在威瑟斯龐觀光,海倫只是一個鄉下貴族,李察王子讓海倫
見識到大城市的繁榮。

  「海倫,今天晚上有一個人類舉辦的煙火晚會,人類雖然不象比蒙一樣的威
武,可是這些小玩意還是很厲害的,我們去看看。」

  「好啊,這幾天都沒有什麼好玩的了。」

  李察王子和小海倫走在大街上,街上都是比蒙,一年一度的花燈節也不過如
此,這次來了個人類最大的劇團,準備了整個世界都是最好看的節目,所以基本
上威瑟斯龐的比蒙都出來看了,街上都是賣小吃的商販和一些賣藝的比蒙,高大
的熊人的千金鼎,靈巧的貓人的舞蹈,都是那麼的吸引人,海倫就像一個小孩子
一樣,撒歡起來。

  「查理,你看那里有冰糖葫蘆,給我買一個好不好?」海倫扯著李察王子的
胳膊的撒嬌,「好,我們過去。」李察王子拉住海倫的小手,向前走去,李察的
大手把海倫的小手包了起來,海倫臉上一片火熱,微微一掙,李察王子的手緊緊
地,海倫也就隨著他了,買完糖葫蘆,兩人的手還是緊緊地扣在一起,誰也沒有
松開的意思。

  兩人拉著手去看煙火表演,煙火表演已經開始,在空中,煙花就像向四周撒
滿無數的晶瑩豔麗的珍珠一般,天空頓時明亮起來。再往高處看,真是千姿百態,
有的像怒放的菊花,有的像流星雨美麗極了。美麗的煙花一下子噴了出來,它們
變幻莫測,五顔六色,在天空中繪成了一幅絢麗的圖畫。

  美麗的煙火使海倫的臉上一片豔色,紅彤彤的一片,可愛極了,煙花在海倫
的頭頂盛開,火光之下,海倫更是美麗得驚人,李察王子不禁看呆了。

  海倫看見李察王子癡癡地看著她,羞澀的地下頭,李察王子用手托起海倫的
頭,海倫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李察王子低下頭用力的把海倫嬌小的身軀抱在懷里,
吻住了海倫的小嘴,海倫激烈的回應著,李察王子貪婪的吸舔著海倫的丁香小舌
頭,兩人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直到兩人吻得快要窒息了,海倫才一把推開李察
王子,由于缺氧和情欲,海倫的小臉紅紅的,煞是可愛。

  「查理,不能,我們不能這樣。」

  「對不起,你太漂亮了,就像多瑙大荒原的野花一樣的迷人,就像天上的星
辰一樣的燦爛,我迷失在你的魅力之中,我忍不住了。」

  「查理,這次就這樣了,我原諒你了,下次不能了。」

  然后兩人一夜無話,只是默默地散步,可是兩人的手卻沒有松開。

               4更近一步

  遠遠地看見神廟巍峨的建筑,在夜色下更顯靜謐,由于神廟是比蒙神圣的地
方,所以神廟的周圍并沒有比蒙,李察王子和小海倫靜靜地走在甬道上,四周靜
悄悄的,樹蔭的陰影在地上彙成變換的形狀,月色很好,就像是情人的眼神,讓
本來就有些尷尬兩人加上一股曖昧的色彩。

  「海倫,我喜歡你,我第一次看見你,我就深深地迷戀上你,讓我做你的守
護騎士,我會用生命捍衛你,請相信我。」李察王子深情的看著海倫說。

  「查理,我們不可能的,我是……唔……」沒等海倫說完,李察王子就用嘴
封住了海倫的小嘴,一股男性的氣息讓海倫有些陶醉,他的動作很溫柔,慢慢的
吸吮著海倫的香醇,慢慢的又將舌頭度過她的嘴里,溫柔的就像舔舐一塊棉花糖,
海倫不自由的迷失了,竟和他纏綿起來。

  海倫被吻得氣息紊亂,臉紅的快要滴出水來,貼身祭祀袍不能擋住玲瓏的身
材,曲線美得沒話說,李察王子吧手放在她的臀縫上,海倫搖動她的腰枝,一雙
乳房在李察王子的胸前摩擦,一對櫻桃已悄然挺立。

  「別這樣,查理,我有相公了,我是李察的妻子。」不知過了多久,海倫一
下子推開李察王子。

  「我就是李察,不是嗎,來吧,我的姑娘。」

  李察王子有吻住了海倫的櫻唇,海倫象征的掙扎一下,就開始迎合,李察王
子的吻讓她沈淪。

  李察王子的吻是那麼溫柔,海倫已經分不清自己是否愛李察,但是李察的吻
確實甜蜜的,這次心甘情愿的和他對吻著,王子的手伸到她背后撫摸著海倫挺翹
的臀部,美好的臀部在李察王子的手里變換著形狀,讓李察王子愛不釋手,海倫
沒有力氣去反抗,也不想去反抗,只是摟住著他的肩膀,任憑李察王子的手在作
怪。

  李察王子慢慢的把手探進了海倫的衣內。

  海倫的祭祀袍里只有貼身的內衣,李察的手撫摸著海倫的肌膚,就像綢緞一
樣,海倫的臉紅紅的,感覺到李察的手從背后伸到了胸前,慢慢的李察的下體變
得堅硬無比,李察的手壓在海倫尖挺的胸部,輕輕的揉捏著粉嫩的乳頭,他親吻
著海倫的耳垂,晶瑩的耳垂仿佛透明的一樣,海倫的身體不自主的顫抖著,海倫
的心跳不禁加快了,那雙手在海倫的嬌乳上搓揉起來……

  頓時雙乳被捏擠變形,手一松又彈性十足彈起來,渾圓尖挺的乳房,是那麼
的讓人迷醉,親吻著海倫的面頰,撫摸著軟綿綿的乳房,海倫的乳頭在王子的手
指的撫弄下慢慢的挺立起來。

  「查理,我好難受,不要這樣……」

  李察沒有理會海倫,海倫已經癱軟在李察懷里。一只手伸進海倫的私處,
「啊……」海倫的下體突然收到了刺激,狐族的肉體本來就是敏感的,要不然也
不會成爲貴族追逐的寵兒,海倫的敏感地帶被撫揉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酥麻,
下體的熱量使海倫仿佛置身于火爐,渾身燥熱難耐,靈魂仿佛就要破體而出。

  海倫在李察被的挑弄下嬌軀不斷扭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
「恩……恩……」李察用兩個手指,隨著海倫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進去,海倫的
小穴就像一個小嘴一樣,緊緊地咬住了李察的手指,李察王子一陣詫異,雖然已
經有充足的淫水,李察的手指也是寸步難行,李察突然一用力,手指的一節順勢
進了禁區。

  「啊……喔……」海倫受不了著突然地襲擊,大聲的叫了起來,又忙用手捂
住了嘴。李察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撥動著海倫的情欲,并不斷地向陰道壁輕摸著。

  「哦……啊……不要……啊……慢點……」粉臉緋紅的海倫興奮的扭動著,
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著李察的手,臀部也隨著李察手指的動作挺動著。

  「好……耶……噢……好癢……使勁點……」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
吟聲。

  李察的手指越動越快,海倫終于在一聲呻吟中達到了頂峰。蜜汁從蜜穴噴出,
濕潤了王子的手。

(5)墮落之夜

  深夜,威瑟斯龐城,神廟圣殿騎士的住處。

  「嗯~~啊~~」一陣隱約可聞的女子呻吟聲從獅虎王子的房間處傳出,盤
旋在圣潔莊嚴的神廟里,撩人心思難以入眠。

  「喔~~天呀~~好哥哥~~我快要去了~~我會死了~~我不要~~」女
子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柔媚悅耳,撩人心魄,伴隨著男人呼呼的喘氣聲和啪啪
的撞擊聲。

  房間里,床角下一條紅色褻褲,床上一條同樣紅色的肚兜被隨意丟棄,一個
女子一絲不掛的趴在大床上,露出光滑的玉背,雙手撐在床頭,頎美的脖子高昂
著,火紅的秀發被一條爛布條束縛著,隨著女子的前后搖擺而有節奏的飄動。火
紅的尾巴拍打著男子壯碩的胸膛,女子美眸半閉,放蕩的呻吟在整個房間回響。

  男子跪在狐女的身后,健壯的軀體如同上古戰神,臀部伸出一條細長的虎尾,
他雙手緊抓狐女的美臀,胯下的粗長肉棒在狐女的下體一進一出。床邊是一大片
的落地鏡子,狐女扭過身子看著自己潔白的肉體趴在男子的面前,像母狗一樣的
承受著后面傳來的沖擊,嬌媚地橫了那個男子一眼,不滿的說道:「查理你壞~
~人家有夫君,你還弄~~嗯嗯~~」

  這個美豔的小狐女竟然是老劉的妻子海倫!而奸淫她的赫然就是陪海倫觀看
煙火表演的李察王子!!

  「我的寶貝兒,這樣子干你爽不爽呀?話說你的小穴真好緊,爽死我了~呼
呼~」

  海倫的蜜穴被老劉開苞已久卻依然緊密,而現在王子正享受著海倫美妙的甬
道,大手愛撫著海倫嬌嫩的玉臀,爽得直喘氣。

  海倫聽著這些淫話,嬌靨通紅,看上去越發美豔動人。她回頭呼出幾口香氣,
媚聲道:「你把人家當成小狗~~好淫蕩啊~~啊~~啊~~你怎麼可以堅持~
~這麼長時間,弄得人家好舒服~~嗯嗯~~」她享受著老劉也給不了的快感。

  「當然,我們獅虎一族可是繼承了萊茵和泰戈的強大能力,你就等著我把你
爽上天吧!」李察王子自豪地說著,又狠狠地頂了幾下,惹來小狐貍的一個白眼。

  「嗯~~你好強壯~~哦~~又頂到~~人家花心~~唔唔~~」她面對鏡
子,伸出小香舌舔了舔紅唇,媚眼如絲,直看得王子殿下心頭大熱,攻勢更加犀
利。
  「噢,我的海倫寶貝,你真是個尤物~~」李察王子俯下身與這個小妖精熱
吻,大舌頭卷住她的香舌便吸食起來。海倫的小香舌挑逗著王子,猶如他們的下
體般密密纏綿。

  兩人一前一后地配合著,相互撞擊著對方的下體。李察王子被海倫的迎合挑
逗得欲火焚身,把海倫的一條玉腿抱到肩上,一邊舔著她的玉白腳趾,一邊抽送
著肉棒。兩人烏黑的陰毛交纏起來,淫靡如他們此刻的狀態。

  「唔~~你的好粗~~人家要受不了~~啦~~快~~快點~~人家要~~
嗯~~」漸漸地海倫又到了快感的巔峰,玉臀前后挺動的幅度更大了。

  「那好,叫我夫君。」王子殿下狡猾的笑著,俯身貼上光潔的玉背,大手包
住小狐貍飽脹的美乳,輕輕揉捏著,大嘴靠近嬌嫩的小耳朵,火熱的氣息吹得小
狐貍心跳愈加急促。

  「嗯~不要~~」海倫心里有些自責,叫不出口,但聲音卻不堅定。

  「來嘛~我就是你的李察,叫我夫君,我帶你到天堂~」李察王子吮吸著小
海倫的耳朵,親吻她的修長的玉頸,抽插的速度卻放慢下來了。漸漸褪去的狂烈
快感動搖著小狐貍的心。

  「我叫~~,夫,夫君,我要你~~快點,我要到了~~」海倫腦海中閃過
老劉粗獷的面孔,心里有一絲愧疚,但旋即消失在無限快感中。

  李察王子擡起身子,望著身下美豔絕倫的胴體,感歎的道:「海倫,你是我
的尤物,你只屬于我~~」他將海倫束發的紅布條扯下,隨手扔在一旁,讓海倫
的秀發在空氣中自由飄蕩,把小狐貍柔媚的容貌襯托得更淫靡~~

  「我是你的~~海倫屬于李察王子~~嗯~~查理,快干我,干死你的海倫
~~」

  海倫浪叫著,她只想沈淪在這無邊的情欲快感中,直到永遠~~

  「海倫,你這個壞女孩~~你真的好淫蕩~~我要干死你~~」李察王子扶
著海倫的纖腰,奮力地從身后抽送著,發出了淫糜的「啪啪啪」的沖擊聲,他不
斷地用手撫弄著海倫的酥胸和陰蒂,增加小狐貍的快感。

  「不行了~~天呀~~我又要去了~~好夫君~~我不要~~我不要了~~
唷~~我不行了~~天呀~~啊啊~~」海倫奮力地昂起了頭,一頭秀發披散在
空中,伴隨著身后的快感一波又一波,感覺又快要泄身了。

  「寶貝,我~~我也要射了~~」李察王子面部表情猙獰,沖擊的幅度越來
越激烈。

  海倫也感到李察王子快要爆發了,小手推著王子的胸膛,「你不要射在里面
~~快拔出來~~」但泄身后酥軟無力,給李察王子緊抱不放。

  「我是你的夫君,當然要射在里面~~呼呼~~」李察王子氣息越發粗重。
  「你不可以~~喔~~好燙~~嗯啊~~又來了~~啊~~」海倫臻首高揚,
嬌軀僵直,居然又到了新的高潮。

  李察王子用力地挺腰,大手摟緊海倫的纖腰,滾燙的精液擊打著海倫的花心,
兩人滿足地歎息著,如同置身于云端那般舒暢。

  事后兩人擁抱著躺在床上喘著氣。

  海倫捶打著李察的胸膛,嬌嗔道:「你這個大壞蛋,說了不可以,爲什麼還
要~~唔~唔~」還未說完就被李察吻住了小嘴,他的動作是那麼溫柔,讓海倫
沈醉于美好的感覺,不自覺得和他激烈的纏綿著。

  「嗯~~嗯~~」李察吸吮著海倫那對挺拔的爆乳,一手愛撫盈盈的腰肢,
一手揉捏美妙的香臀。海倫搖動著腰枝,媚眼半閉著,嬌喘吁吁的道:「別弄了,
人家好累~~」

  「嘿嘿,今天晚上機會難得,我要多弄你幾次。」李察起身把海倫壓在身下,
將海倫的長腿架在自己肩上,握著再次堅挺的鋼槍很輕松的插了進去,濺出一股
淫液。

  然后他開始奮力地抽插起來,粗大的肉棒飛快地在海倫的體內進出,陰囊撞
擊著陰戶發出「劈啪」的聲音,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讓海倫攀上快樂的巔峰。

  「嗯~~你怎麼還行~~啊~~啊~~我要死了~~你這個大壞蛋,輕點,
輕點~~我不行了啦~~啊~~」

  淫靡的「啪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很快地,房間里再次傳
出海倫的陣陣嬌吟聲~~

  這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6)背叛之始

  翌日早上,明媚的陽光撒進神廟的后院,這里正是圣殿騎士的住處。

  一名青銅騎士向另一位騎士打招呼:「哥們,昨晚沒睡好嗎?眼圈好明顯喔。」

  那位騎士苦笑道:「別提了,昨天晚上不知哪位兄弟的馬子叫春,叫得那個
浪啊,我真想把那個叫春的騷貨干上三天三夜。」

  ……

  其中一處較高級的騎士寢室的浴室里,兩具赤裸的身軀正在淋浴下相擁熱吻,
李察王子那強健的身軀將海倫嬌小的玉體摟在懷里,一只手在她豐挺的乳峰上肆
意地揉動,海倫在他富有野性的挑逗下情動不堪,發出癡癡的嬌喘聲:「嗯……
查理……不要啊……人家要回去啦……別再逗人家……」李察王子哪里肯聽她的
話,伸出一條腿擠進她修長的雙腿間,使她的雙腿無法閉合,另一只手放在她渾
圓的翹臀上愛撫。

  溫熱的水流淋在兩人身上,然后化成細流淌到地磚上。兩個人心中的那團火
越燒越旺,終于按捺不住了,李察王子關閉淋浴,匆匆的擦干二人身體,然后將
玉面泛紅的海倫抱出了浴室。

  臥室的魔法燈發出幽暗的光線,海倫那光滑雪白的玉體依偎在李察王子懷中,
李察王子坐在她的身后,不停地親吻著她的臉頰、耳垂,一只手在她的胸前撫摸,
撥弄著峰頂那顆豔紅的葡萄,另一只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慢慢地摩擦著她白嫩的肌
膚。海倫閉著秀眸,揚起一條玉臂反手勾住李察王子的脖子,回過頭與他唇舌相
交,陶醉在激情四射的情欲之中,右手放在身后,抓住他那根堅硬的鋼槍套弄著。

  漸漸地,李察王子的手探到了海倫的神秘地帶,那里已經是淫水氾濫,手指
輕易地插進去飛快抽動,小狐貍被他弄得渾身火燒火燎,靠在他懷中像條美女蛇
一樣扭動著誘人的腰肢:「嗯……查理,你的手好壞啊……弄得我好難受……嗯
……」

  李察王子一邊吻著海倫的紅唇,一邊急促的喘息著說:「寶貝……從我見到
你的那一刻……我就發誓……嗯……一定要得到你……」海倫回應著他的狂吻,
呻吟著說:「嗯……查理……現在就滿足你吧……」

  推開李察王子的手,海倫坐起來轉過身,輕輕將他推倒,然后乖巧的俯下身
去,捏住他那巨大的肉棒根部,張開櫻桃小嘴就將龜頭含住,舌頭靈巧地在上面
吸吮著,不時地還用她的小手在肉棒上來回套弄幾下,弄得李察王子那小子一直
張著嘴,不住地在吸氣,一副享受到了頂點的表情。

  他一邊享受著海倫的口交,一邊還把手放肆地伸到海倫胸前玩弄她的玉乳,
而海倫也配合地盡量擡高自己的身體,好讓李察能更加順利地把她整個玉乳都握
在手里搓捏。

  這時候的海倫完全沈浸在乳頭被李察王子肆意揉搓的快感中,她的嘴已經完
全被王子的肉棒給塞滿了,一邊幫他吮吸肉棒,一邊發出一陣陣「嗚……嗚……」
的叫聲。

  過了片刻,海倫吐出嘴里的肉棒,開始呻吟著用手在上面套弄著。看到李察
王子那副享受的表情,海倫慢慢起身,跨坐在他的身上,將大龜頭抵在陰道口處,
然后慢慢地屁股一沈,那根粗大的肉棒開始一點點地沒入到海倫的體內。

  「哦……頂到底了……哦……查理……你……好棒……」

  李察王子雙手托起了海倫的臀部,然后開始在下面奮力地撞擊著,好像每一
次能都頂到海倫的子宮里一樣,讓海倫爽到了極點,嘴里的呻吟聲是一聲接著一
聲:「啊……好大呀……查理……你頂死我了……嗯……」在李察王子的撞擊中,
海倫也開始大起大落地搖晃著嬌軀,兩人交合處不斷流淌出乳白色的黏液,「劈
啪……

  劈啪……「的聲音連綿不絕.

  幾分鍾后,李察王子坐起來摟著海倫的腰,讓她變成了觀音坐蓮的姿勢,然
后含住她的香唇狂熱地親吻,海倫的呻吟就變成了「嗚……嗚……」的悶哼。

  就在海倫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李察王子放開她的嘴唇叫道:「我…


  我受不了啦!「說著將海倫的嬌軀推倒在床上,動手把海倫的大腿分開,而
海倫也配合地分別擡起雙腿把她整個蜜穴都露在他眼前。

  李察王子跪在海倫雙腿之間,一只手撐著自己的身體,一只手握住他那已經
是青筋暴跳的鋼槍,緩緩地對準海倫的穴口,把它慢慢地插進去。這時候海倫已
經完全陷入到情欲漩渦里了,瑤鼻里的喘息變得越來越急促,一陣一陣「嗯……
嗯……」的悶哼不時地從里面傳出來。

  海倫的雙腿高高的架在王子肩上,下體承受著他那強有力的撞擊,粗大的肉
棒雨點般觸動著她的花心。李察王子的屁股和腰部向上高高一弓,又重重地落下,
像在石臼中搗米一樣,藉助軟床的彈力,把海倫淩空上翹的玉臀弄得一會兒深深
陷進床里,一會兒高高彈在半空,陰唇里面的粉紅嫩肉,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
瑩瑩反光。

  「啊……啊……我要死了……壞蛋,輕點……輕點……我不行了啦……啊…
…」淫靡的「啪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李察王子抓著海倫白皙的翹臀奮力地開始沖刺,每插一下,都能讓海倫高聲
的叫一聲,而他的肉棒每一次進出,也都把海倫蜜穴里的嫩肉給翻出來。隨著李
察抽送的速度逐步加快,海倫嘴里發出的呻吟聲也開始連成一片:「嗯……嗯…
…你好厲害……用力干我……」她的叫聲顯得是那麼的投入和享受。

  李察王子的抽插速度始終都是那麼快:「寶貝……被我干得舒服麼?叫聲哥
哥聽聽。」海倫被她的大肉棒插得爽上了天:「啊……好哥哥……愛死你了……
你的大肉棒太厲害了……」李察王子聽了加快速度,一直保持著這種狀態連續不
停地在海倫身上折騰了將近十分鍾。

  海倫被李察王子那瘋狂的攻勢弄得已經要瘋狂了一樣,她的頭高高的向后仰
著,閉起眼睛,張大了嘴發出了一聲「啊」的叫喊,隨著那一聲長音,海倫的臻
首使勁后仰,手指緊掐李察王子的手臂,無處著力的翹臀難耐地向上一陣亂扭亂
頂,架在他肩上的腳尖也繃得直直的,接著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然后緊繃的
雙手軟癱在床上,后仰的頭也無力地側貼在枕頭上了,身子無規則地抽搐著,小
嘴還在深一口淺一口地喘著氣。

  李察王子拔出了肉棒,將海倫的嬌軀翻轉過來,像只小母狗一樣伏在床上,
他跪在海倫身后,採用背后位繼續抽插著海倫的蜜穴。海倫看起來也被王子的花
樣弄得如醉如癡,她美麗的臀部用力地頂著他的下體,同時還努力地擡起胸膛挺
起腰,不時地還向后頂幾下,好讓自己身體里面的肉棒能插得更深一些。

  伴隨著李察王子的插入,海倫咬著唇不住發出的呻吟聲:「嗯……嗯……人
家受不了啦……啊……」李察王子扶著海倫的腰部狠干不停,海倫的長發也在半
空中甩來甩去,背上已經布滿了大量的汗水,像一顆一顆的珍珠一樣晶瑩剔透。

  這時李察王子突然停了下來,對海倫說:「寶貝,我想干你的屁眼怎麼樣?」

  海倫回過頭來拒絕了這一變態要求:「不行……太噁心了……你不許弄那里
……」

  聽到海倫的話,李察王子只好繼續干著她的蜜穴,只不過力度大了許多……

  ……

  外面的那位黑眼圈騎士仿佛聽到了什麼,「干,又來了。」和另一位騎士相
視苦笑…

  …

  ……

  外面陽光正好,萬物欣榮,王子殿下的寢室里卻彌漫著淫靡的氣息,陣陣嬌
吟和粗喘聲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小狐貍這時已經是渾身大汗的跪在床上,李察王
子蹲在她后面把身體整個趴在海倫的裸背上,屁股也高高的聳起,巨大的肉棒正
狠狠地抽插著海倫的菊門,海倫求饒一樣的對他說:「求你了……我……我真的
有些不行了……都……快控制不住了……」

  李察王子一邊繼續抽動著自己的肉棒,一邊還笑嘻嘻的說道:「你會慢慢習
慣這種刺激和快感的,以后就每次都會求我這樣子干你。」海倫屁眼兒周圍已經
都深深的陷了進去,形成可了一個黑黑的大洞,原本菊門周圍的那些褶皺已經完
全被捋平了。

  李察王子的性能力太強了,海倫被他干得高潮來了一次又一次,泄得床上淫
水一大灘,蜜穴再也受不了了,可是李察王子仍然沒有絲毫射精跡象,經不起他
死皮賴臉的央求,同時也想他快點射精完事,所以才同意讓他插菊門的。誰知過
了一會兒,那種從未試過的異樣感覺竟讓海倫逐漸沈淪下去,全身心的投入到肛
交的快樂當中。

  激烈的肉搏戰持續了半個小時,海倫在李察王子的攻勢下高潮疊起,這不,
此刻又被他抱起來放在窗臺上,惡作劇一樣將窗簾拉開. 海倫的雙手無奈地支撐
著身體向后仰著,雙腿打開,李察毫不客氣地在海倫后面將肉棒插進了陰道里,
然后開始了猛烈的撞擊,雪白的俏臀暫態泛起陣陣肉浪,海倫的身子也跟隨著前
后劇烈搖晃著,愉悅地發出美妙的聲音:「唔……嗯……干死我吧……啊……用
力點……」

  李察王子站在她的中間把著雙腿奮力地沖刺著,如果有騎士經過的話,這時
定會清晰地看到美豔的狐女祭祀在被人狠狠地奸淫著。

  「嗯……你真是個大流氓……這麼欺負人家……」海倫氣喘連連的叫道,被
人用這種姿勢干,內心的羞恥是難以言喻的。

  李察王子一邊苦干,一邊大笑:「海倫小寶貝,你真是太美了,我真的忍不
住啊。來,叫我好哥哥,好夫君……」說著話又狠狠地向前頂了幾下,海倫回身
摟住他的脖子:「噢……美死了……好哥哥……親夫君……快用力干我……」又
送上甜蜜的香吻。

  「海倫,我愛你……今天就別走了,好嗎?」李察王子吸吮著海倫的小耳朵,
問道。

  「嗯……人家不走了……今天……就做你的妻子……嗯啊……用力……人家
還要……」小狐貍伸出小香舌舔著紅唇,媚眼如絲地嬌吟著,向王子殿下索求更
多。

  爲免別人看到,兩人再次回到床上。在李察王子高超的技巧下,海倫的身體
再次淪陷,很快就在他強有力的沖刺下發出陣陣嬌吟浪語,雪白的身軀在他身下
扭動……

  從此之后,在老劉回來之前,海倫以學習戰歌爲理由,經常到神廟與李察王
子偷歡,有時則到外面的旅館,甚至打野戰。不久侍衛也知道兩人的奸情,紛紛
羨慕李察王子的手段。

  王子的侍衛每天都有機會偷看海倫妙曼的身材、嬌豔的面容,其中了解的人
奇怪:海倫不是那個匹格的導師兼妻子嗎?有侍衛反駁:「那個丑陋的豬頭人怎
麼配得上如此美麗的狐女祭祀,也只有我們的王子殿下才能擁有。」他們心里卻
想著,小狐貍每晚叫得那個淫蕩,找機會一定要干一下這個騷貨……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app 福建22选5 瑞波币收益怎么来的 三国麻将游戏下载 临沂中彩票 爱彩人湖南幸运赛车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查询 手游棋牌代理排行 同城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2017历史3d开奖结果 澳洲体彩幸运5官方开奖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码 比分在线 波场币能涨10块吗 手机打麻将作弊 齐鲁福彩开奖数字 体彩贵州11选5怎么玩